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山近树的博客

君临天下 高原遗风 子夜犹阑琵琶语 晓雨深兮梦故良

 
 
 

日志

 
 

质疑袁老?  

2011-09-21 22:38:41|  分类: 睿意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杰人

 

2011年9月2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刊发题为《向袁隆平致敬》的文章,称袁隆平以亩产926.6公斤的数据,再次刷新了世界对杂交水稻的认识。文章认为,袁隆平作为一个科学家,把目光投向人民群众的重大利益诉求,一身泥、一身水奋斗在田间,在民众中获得矢志创新的动力,在稻田里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要致敬他“让人类远离饥饿”的崇高理想、“人民农学家”的民生情怀和甘于奉献、惠泽苍生的科学精神。

对于袁隆平院士多年以来在杂交水稻研究方面取得的一项又一项突出成就,我作为一个每天吃着五谷杂粮的普通人,同样有着深深的敬意和感激。这些年来,中国之所以能成功地用世界七分之一的土地养活了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以杂交稻为代表的水稻增产技术功不可没。从这个意义上讲,袁隆平院士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科学大师。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虽然袁隆平院士并不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杂交水稻技术思路的科学家,但他在中国却开创性地实践了这一技术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从亩产500公斤到700公斤再到现在的900多公斤,这些数据,都是证明袁先生技术成就的最有力证据。

但不知为什么,当这一次,笔者看到有关报道说袁先生指导的、位于湖南隆回县的试验田,测出了每亩926公斤多的产量时,尤其是几乎每个人都几乎沉浸在激动之中并不约而同地夸奖袁先生之时,特别是今天《人民日报》罕见地在报眼位置用罕见的“致敬体”文章盛赞这位科学家的时候,我隐约有一些不安,甚至因此产生了质疑。

据媒体报道,9月18日,由农业部组织的专家组,在袁隆平院士指导的、位于湖南隆回县羊古坳乡雷锋村的“Y两优2号”百亩超级杂交稻试验地进行了现场测产验收。经手工收割、脱粒和烘干、去杂,测定亩产为926.6公斤,这是世界杂交水稻史上迄今尚无人登临的新高峰。

那么我的疑问是:多年来,袁隆平先生所实施或者指导的杂交稻研究项目,其产地、生产过程和产量测量,一直都处于神秘状态。虽然绝大部分人都相信这些持续创新高的数据。但我作为一个曾经种过多年水稻的人,对此依然感到不可思议。

比如,我曾经亲自栽种的杂交稻,如果碰上风调雨顺,加上少虫害、肥料充足,曾经达到过亩产1100斤的水平,但那是多么壮观的场景——稻穗满垄、密不透风、颗粒饱满、株株丰硕。我真的难以想象,要达到亩产近2000斤,那是多么超级壮观的场面!那些稻株,还有透气的空间吗?

水稻种植讲究“水肥土种密保管工”八字原则,其中,适度的稻株密度,是确保丰收的前提。袁先生的试验田,我们普通人无缘目睹,只能开启头脑的想象,到底是每粒稻子更加硕大,还是每株稻穗更多颗粒,抑或是田地植株更加密呢?

第二个疑问是,杂交水稻工程,不仅是袁院士的科研成果,更和农业部的政绩息息相关。而每次测量产量,都是由农业部门组织测定,这一过程,太缺乏透明,太缺乏公众的知情和监督。我从来不惮于用最坏的可能去揣测政府官员的行为——这种测量既然缺乏公众和独立第三方的监督,人们凭什么毫无保留余地相信呢?

第三个疑问,当大家都用无私奉献、惠泽苍生等词汇去盛赞袁隆平先生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已经集体无意识地陷入了主观主义的心态?毕竟,袁院士在“隆平高科”、“亚华种业”等上市公司中曾是有深厚利益背景甚至直接控股的。甚至早在2009年,就有人举报隆平高科以水稻科技名义欺骗股民、上市圈钱,通过黑幕操作为利益小集团谋取巨额的“创业利润”。这些问题,后来也不了了之。

我并不是反对袁隆平先生依托技术进步赚取个人利益,这恰恰是需要鼓励的技术转化机制。但既然有这些机制和事实,我们也无需过度拔高对袁隆平先生的评价,把一种事实上已经用于商业操作的科技成果,过度拔高为“无私奉献”,不仅不符合事实,也不利于袁院士的形象。

我深深知道,在绝大多数人都陷于对袁院士和其所创造的成就的崇拜之中时,我出来说这几句话,会惹恼很多人,会冒犯很多人的尊严,会被斥为“爱说风凉话”。但我经过再三思考,依然要说出这些话。因为,善意的质疑终归不是坏事,中国最缺乏的是公民的质疑,以至于多少年以前那场由《人民日报》舆论引领的浮夸风和“放卫星”运动,至今还让人们心有余悸。

记得几年前,我在湖南长沙与湖南农业大学一位老师谈及袁隆平院士的贡献,这位老师说,事实上,农大有些专家私下里对一次又一次的产量新高尤其是在那么短时间里的产量创新高并非没有任何疑义,“但到现在这个份上,袁先生已是‘神’,容不得半点质疑,官方舆论也不会容忍任何对袁院士的质疑或反驳。”

我想,如果真是这样,那意味着另一种悲哀的开始。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袁先生的产量和成就都是货真价实的,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每个中国人多了一分基本的安全保障。但是,我们维护袁先生的形象和信誉,完全不必要用“神不可知”的方式,反倒可以用公开、透明和中立监督的方式,以事实说话,让中立者说话。

今天,《人民日报》向袁隆平致敬,我则想向袁隆平质疑,并希望这种质疑有实质的意义。

(欢迎您就本文与作者讨论,邮箱是abc5739 @ yahoo

9月6日

       山沟里飞出一只金凤凰,金凤凰文化传媒公司董事长就是这么一位地地道道地,从贵州的大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不信,有书为证,什么书?《粮民》,在《粮民》一书中就记录着她18岁为求学在大山深处的贵州省沿河县后坪乡茨坝村,一个卡斯特地形地貌的贫瘠的大山之中的穷山村一边做代课老师,一边拼命干农活,往数里外的山上背粪水、整地、育苗、割草喂猪等等繁重的农活,一干就干到深夜。她种植烤烟为自己筹集读大学的学费……

2010年她终于大学毕业了,毕业后她筹资注册了公司,今天公司已经走上了正规,业务也开始开展的有声有色。什么会展、礼仪、文艺演出、开业庆典、企业VI设计等,还有就业培训、劳务输出等。她已经是忙的不亦乐乎。但当她得知我们从黔东南州偏远农村要到贵阳市,就早早地为我们订好酒店。

当我看到一个偏僻的大山深处依靠自己的拼搏走出的她,保持着大山里农民质朴与坚韧的本色,不畏贫困的羁绊,冲破重重难关努力向着富裕、幸福的生活迈进,这让我非常感动。其实人一生要走什么道路都是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自主创业,可她的一位大学同学,也是出生于贵州一贫困农村,她们两人在大学时同时接受一位资助人的资助,可她同学选择了做资助人的“小三”,依靠“小三”的身份获得了“爱情”与金钱上的帮助后到北京继续“深造”。

话归正传,在客车上整整坐了8个多小时,山路回旋盘绕,头都被转晕了,屁股都被磋磨的生疼……这夜安心、舒适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我们租了车到遵义县乌江镇核桃村帮扶考察。核桃村的确是以核桃而得名,祖上不知多少代人都有传统种植核桃树,古老的核桃树遍布山坡,新植的核桃树也初长成林。可是由于今年大旱非常严重,直接影响了核桃的收成,干旱使得核桃果实还未长成就早早脱落了。水稻田没有水,改种包谷,结果包谷也未长成变成了干草,许多土层薄的坡地就是颗粒无收。

 


老农的忧民:“老农”没了耕地占了粮食从哪里来?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到的第一家姓杨, 杨大哥今年50多岁,女儿已婚。儿子考上上海海事大学,学费全部依靠助学贷款,他们夫妻俩除了种地之外,就在邻近的磷化厂打零工,年收入两人加起来一万多点,除了供读大学的儿子生活费之外,余下的家里就没有多少用作开销了。

我们和杨大哥一同去了坡上的田地里,有些包谷长了不足三四十厘米,根本就长不出包谷来。伸手去地里一挖,干燥坚硬的土地就像石头。杨大哥仰头看了看天说:“都多半年了,一滴雨没有下过,你看我这些地,本来就是不好,石头多,土层薄,旱这么久一年的收成就这样没有了。”

午饭时,来了几位村民,其中有一位申大哥的话让我倍感震惊。

 


老农的忧民:“老农”没了耕地占了粮食从哪里来?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我最担心不是干旱,它总不能干旱两三年吧?旱一年只是耽误一年的收成。现如今哪家会缺粮食吃?就是缺点米,还可以买得到啊!你们来得也很巧,或者是他们知道你来了,反正今天政府正好开着消防车来给我们送水来了。所以上,我们不用太担心。

我最大的担心是这农业上没有人了!你看我今年都六十多岁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儿子在深圳打工已经是高级主管了,他们肯定不会再回来种地了吧?女儿嫁到四川,人家也在外面做生意,日子过的都很好。要说我们这个家算是特殊点吧,可以不算。可现在农村不管平原还是象我们这些穷山恶水地方,农村里的年轻人都去了城里,从小他们也没有种过地,就是回来也不会种庄稼啊!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这个断了代的种地的农民问题。

中国这么大,人又这么多,吃饭是一个很大的事情。我们再过几年就老的种不了地了,谁来种这些地?粮食从哪里来?也许我是山沟里的人,不了解全中国。可我也去过广东,去过四川,去过武汉……都一样啊!农村里没有了年轻人,就是有几个年轻人,多数都是些不务正业的小青年,指望他们来种地?门都没有。所以上我很担心这个问题。国家应该知道这个问题吧?

你可以把我说的这个问题告诉国家领导人。我是农民,我知道没有粮食吃是大问题,没钱花就不花,穿破点没关系,饿肚子可不行,除了会饿死人外,也会让国家乱的。

国家知道这一点,不能把农民全都逼到城里去,城里是好,旱了不怕缺水,热了吹空调……可没有人种地了,粮食不够了,人就会抢人杀人。所以,以我说国家还是要把农村搞好,把农民重视起来,让农民种地种粮食也有个好收成,好日子过。

 


老农的忧民:“老农”没了耕地占了粮食从哪里来?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这水利也真要好好搞,不能糊弄老百姓,你糊弄了老百姓没多大事,可老天爷一干旱不就出问题了吗?你看今年干旱,离我们不远处就是乌江,看着水哗哗白流了,就是用不上。要我说,早该投入修水利了。可能就是农业上不挣钱吧?

你看围着贵阳一大圈,到处建的什么什么工业园区,我去了湖北和广东都是一样,到处打着牌子(路边广告牌),写着这个那个的园区。都把地占了搞成那些园区,可这些园区能在工厂里种出那么多粮食来吗?我看难!

农业再不赚钱,也不能不管啊。我认为这是老百姓的命根子,也是一个国家的命根子。没房子可以搭个草棚子睡觉,没粮食吃了你去吃水泥柱子吃水泥房子?笑话。

我们贵州就是山大,路不好走。可我们贵州我认为很好。到现在污染少,到处山清水秀的,种点什么都是绿色食品。你们大上海和北京有这样条件吗?我虽然没有去过,我看电视里演的是没有见到过……”

听着申大哥认真又不无忧虑的谈话,我顿觉眼前这位农民大哥的思想很不简单。话虽直白,但他的忧虑并不是杞人忧天。

 


老农的忧民:“老农”没了耕地占了粮食从哪里来?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回头再拿开篇那位大山里飞出的金凤凰来说吧,她的姐姐曾在杭州打工五六年,自她开办了公司后把姐姐叫回了贵州帮助她的工作,他的弟弟在北京打工。姊妹三人都离开了农村,也让父母变成了“留守老人”变成了“老农”,象这样的农村家庭已经不是个例。

 


老农的忧民:“老农”没了耕地占了粮食从哪里来?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由于干旱,土豆长得像核桃,核桃却被干旱的全落掉

(上图为土豆,下图为核桃树)老农的忧民:“老农”没了耕地占了粮食从哪里来?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