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山近树的博客

君临天下 高原遗风 子夜犹阑琵琶语 晓雨深兮梦故良

 
 
 

日志

 
 

礼尚往来之请酒成风  

2012-02-06 21:50:32|  分类: 睿意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曝贵州一些县市摆酒成风 母猪下崽也请酒(图)

礼尚往来之请酒成风 - 远山近树 - 远山近树的博客

一天要吃几台酒,谁受得了?

生日一年过两次,老人过世后“烧周年”;本地有政策限制,就到邻县开席……

我省一些县市摆酒成风

礼尚往来之请酒成风 - 远山近树 - 远山近树的博客 

“啷个天天都有这么多酒席哦?”老家在湄潭县的刘明这几年一直在浙江务工,今年回家过年,发现春节期间几乎天天都有亲戚和邻居“请酒”,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赶上六七个酒席。他发现传统的请客已经变了味,各种巧立名目的“酒”让人啼笑皆非:门窗改个颜色要请,租房也要请;老人高寿要请,阴寿也要请;本县“禁止请酒”,就到相邻的县请;更有甚者,没有任何理由,也要请酒。

记者采访发现,省内不少县市摆酒风大肆蔓延,让大家的生活生产受到严重影响。

门窗改颜色摆酒租房也要摆酒

礼尚往来之请酒成风 - 远山近树 - 远山近树的博客

春节前,凤冈县村民周某又办了一次建房酒。周某在2010年初修建房屋时,摆了一次下基石酒;下半年,摆了一次订门酒。这一次,他摆的是订大门酒。

前来吃酒的村民告诉记者,周家已经搬进新房住了,这次所谓的订大门酒,其实只是将门窗从黄色改成红色。由于这次办酒请客名目不是很妥当,一时之间,周某备受周边人的议论。

周某请酒,好歹还有订大门作为借口,而瓮安县的王某请酒则让人无语。

袁某从深圳回瓮安老家过年,刚下车就接到高中同学王某的电话。对方称自己大学毕业后在都匀市打工,如今终于在都匀买了套房安家,故邀请同学们先到瓮安老家叙旧,以后再去都匀认门。

接到邀请,袁某和大部分同学欣然前往王某家赴宴。可没料到一到王某老家楼下,只见桌椅板凳已在王某家楼前一字排开,40多桌酒席用大圆桌显得相当壮观,在门外招待客人的王某一边迎接大家,一边邀请大家吃晚饭后到都匀家里去坐。客人们纷纷送礼祝贺。

吃完饭,袁某和几个同学相约去都匀王某家玩到第二天再回家。谁知,席间王某只字不提去都匀的事。和王某走得很近的同学告诉大家,王某只是租了一套房,所以没必要去都匀了。

生日一年过两次 老人过世后“烧周年”

正月初三一大早,沿河县夹石镇街头鞭炮声此起彼伏。这一天,短短的夹石街上就有三家人“摆酒”。

上午10时许,夹石街举办“寿酒”的一户人家,原本是下午才正式开始的酒席已早早开门迎客。记者了解到,最近当地人举办的“酒席”不但名目繁多,就连时间也从以往的两三天浓缩成半天,不少酒席就摆在中午,为的是中午远一点的亲朋好回家

摆寿酒一般是常见的酒席之一,有的一年摆两次,一次是农历生日,一次是公历生日。农村摆寿酒流行送一个碗作回礼,不少人家一年能收到数十个寿碗。时间一长,大家使用的碗全部被寿碗取代。“天天不煮饭,顿顿有酒喝;碗都不用买,吃完带回来。”这段顺口溜就是当地人们对酒席无奈的描述。

更有甚者,为逝去的老人摆起了阴寿酒。

在湄潭县,一户人家以“跑洋戏”为名为老人祈福摆了一次酒。老人去世第一年,又“烧周年”祭老人。春节前老人去世第三年,其子女“孝心”大发,又烧了一次“三周年”。

 

村民陈某收到的宴请短信,酒席连个名目都没有。

本地不准乱摆酒就到邻县摆

据湄潭县马山镇一农家乐老板介绍,遵义市有的县市先后出台了多种措施抑制摆酒之风,要求办酒要先备案,不该办的酒一律禁止。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想“摆酒”的人依然在变着花样办。

“晚上到我家来吃饭哈!”在凤冈县田坝村,由于有禁酒政策干预,村民一改白天摆酒的习俗,酒席改到了天黑以后。吃饭之前,门前有人设账台收礼,一点也不影响“摆酒”的效果。

与凤冈县永安镇毗邻的湄潭县马山镇上,春节期间各家农家乐的生意十分火爆。仔细一打听,几乎都是“请酒”的包席。原来,由于凤冈县永安镇查得紧,想“请酒”的人家就将摆酒地转移到了湄潭边上的乡镇,分批次过来吃,虽然比以前麻烦,但躲开了有关部门的追查。

什么理由也没有照样摆酒

记者了解到,在遵义、黔南、铜仁等地部分农村,除了红白喜事外,还有“立碑酒”、“立房酒”、“烧锅底”(搬家)、“做老斋”、“剃头酒”、“周岁酒”、“参军酒”、“冲喜酒”(出狱回家)、“开业酒”、“谢师酒”、“寿酒”、“阴寿酒”……,“请客”名目层出不穷,多达数十种。有的地方甚至还有“结扎或上环酒”、“升初中(高中)酒”、“母猪下崽酒”等,名目繁多,花样翻新的“请酒”让人叹为观止。

今年春节,湄潭县请酒又次“推陈出新”,没有任何名目,也照样请酒。

“他舅舅,我家正月初三要摆个酒,早点来坐上席哈。”听到妹夫热情的邀请,村民陈某感到十分不解,妹夫家的情况他十分了解,两个孩子在上初中,老人的生辰也还早,房子也是年前才修的,请的是啥酒?

以当地习俗,请酒一般都会张贴与酒宴有关的对联,人们可从上面的文字,看出主人摆的是什么名目的酒席。谁知当天前往一看,妹夫家门前既没张贴对联又没说明,所有人都在打听这是什么酒。礼送了,酒喝了,但是众人皆十分糊涂,“这吃的什么酒?”。

不请酒就没钱进违心也要请

传统的请酒已经严重变味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乐此不疲?凤冈县村民周斌接受记者采访道出自己的苦衷。

周斌说,其实自己对请酒的厌恶并不比别人少。原本他是及其反对家人请酒的,但周围的形势,让他觉得不摆还真不行。所以,明知违心,也要摆一回。

周斌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当地摆一次酒,最少送礼20元以上,一般人家请一次酒会收到2至5万元的礼金。但一年要吃上百家次酒,送出去的礼金一年不低于2万元。那么,一年摆一次,还能保本;如果两年不请酒,就得亏2万元左右。白花花的“银子”大量流出,自然也只有请酒才能收回成本。

“如果今年春节不请酒,开春的肥料都快买不起了。”周斌的这番话,湄潭县村民熊成林也深有同感。

“腊月二十八有3家,正月初二有2家,初三有4家,初四3家,初六3家、初八10家、初九6家……”熊成林掰起手指头算了一下,今年春节,才短短10天时间,他家就送出去一万两千多元礼金。而从去年国庆节至今,4个月吃了将近200多台酒。一家人俨然成了吃酒专业户,有时由于一天酒席太多,地理位置又散,一家人全体出动也走不完,不得已,只好请人代送或事后补送,“一天吃好几台酒,哪个遭得住?”

凤冈县一位茶农向诉苦说,原本收入不错,就因经常“吃酒”,不但家中积蓄取尽,另外还欠了几千元的债。

据了解,我省不少农村都存在“滥请酒”现象。因年轻一代外出务工人员多,在家的多数是留守老人或小孩,此起彼伏的“请酒”,让人们不仅在经济上疲于应付,邻居和亲戚还得花时间为请酒者帮忙。花大量的钱和时间请酒吃酒,已严重影响了大家的生产生活。

“真不知道这酒席,啥时候才吃得清净?”熊成林一脸愁容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