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山近树的博客

君临天下 高原遗风 子夜犹阑琵琶语 晓雨深兮梦故良

 
 
 

日志

 
 

600年历史 催生贵州文化盛象  

2013-05-14 23:19:27|  分类: 睿意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家学者畅谈贵州不能忘记的那些人

  新闻背景

  由省文史馆、省文联、贵州日报报业集团、贵州广播电视台等共同主办的“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主题活动已启动,各参与单位正积极推动活动开展:贵州日报《27°黔地标》文化周刊“黔人”专栏,将展示贵州600年来的人物传奇;金黔在线网站将推出“大家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我与贵州的故事”征文大赛、贵州历史人物卷网上展馆等活动;贵州广播电视台将制作贵州历史人物专题宣传片,奉上一幅电视版的贵州人物画卷。省内专家学者对这一活动赋予极大热忱,在各方的积极推动下,“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文化主题活动已成为2013年贵州建省600年系列纪念活动的一大亮点。

600年历史 催生贵州文化盛象 - 远山近树 - 远山近树的博客

  谁是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专家学者认为,历史文化精英、为民族独立浴血奋斗的抗战老兵以及身边的平凡好人,等等,都应划归此列。通过社会各界讲述历史英杰和身边平凡好人,唤醒记忆,收获感动,找寻泥土中生长出的贵州精神。利用媒体助力活动推广深入,是一条扩大活动影响力的有效途径。正如省文史馆馆长、省文联主席顾久所言:600年历史重建,非我辈莫属;每一个时代的历史都在重构;我们应该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打造一个具有新精神的时代。一个时代总是需要有一批人做一些具体事情来支撑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文化自觉和精神高度。

  600年历史 催生贵州文化盛象 - 远山近树 - 远山近树的博客

写精英要着墨生动鲜活

 

  梁茂林(省文史馆馆员、贵州教育出版社编审):我是从张祥光著述《贵州古代史》、林建曾著述《贵州人物传》、黄万机著述《客籍文人与贵州文化》以及钱理群等主编《贵州读本》中,开始认识贵州历史的。我认为,对贵州600年来的认识中,有些人物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历史事件没有得到很好的阐释。如王阳明,省内研究很多,但其思想的转变对中国思想史及世界思想史发展所起的作用研究并不够。贵州华氏家族在贵州经济社会发展中特别是文化、教育方面起的作用很大,但至今这方面的著作太少。诸如此类贵州古代、当代和现代的精英人物应该以全新的视角和理念,细致入微的书写,并加以浓墨重彩的宣扬。

600年历史 催生贵州文化盛象 - 远山近树 - 远山近树的博客

  冯祖贻(省文史馆馆员、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时不我待。我的看法是要出一本书。有新时代特色的、回归历史的一本书,用新的眼光来看600年这段历史,挑出那些有分量的人物,所以要有一个梳理。600年来,哪些人是值得我们纪念的?有的是个人,有的是群体。“不能忘记的人”并不是一份简单的名单或一篇简介,我们应该用现代的眼光来描写历史。但有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对当代的人和那些重要人物怎么写?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就不能说是600年来的记忆。

  何光渝(省文史馆馆员、资深评论家):我们讲贵州不能忘记的人,应是对贵州发展有重大意义的人,在贵州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印记。这样的人,贵州不能忘记,个人不能忘记。是人,而不是事。如果将过去写过的传记等再做一遍,就没有意义。具体落脚到人,应是生动的、鲜活的。做一本书,不是为谁做一个盖棺定论,要有可信、真实、感动的细节作支撑,当然这有很大难度,重要的是如何找到这些细节。此外写历史人物,要容忍不同的观点,要有不同的角度,有合适的取舍;要有新意,不炒冷饭。

  探求贵州历史文化,让历史告诉未来。力荐写贵州不能忘记的人,包括贵州人、客居贵州的人和客居外省的贵州人。强调其区域性和影响力,关键是着墨生动鲜活,利用高端平台和新媒体进行有效的全方位传播。

  写凡人要发动社会力量

  庞思纯(省文史馆特聘研究员):我写过《明清贵州6000举人》、《明清贵州700进士》等4本贵州人物传记,我发现北洋军阀时期的贵州护国之役、天津会议,都有贵州人参与,有许多精彩的故事,但少有人去挖掘出来。如此种种,应该在这次活动中有所体现。我认为要做这件事情的目的是把贵州人的精气神展示出来,要有一个宗旨:写贵州这块土地上产生的国家的精英、民族的脊梁、传统文化的传承者,通过媒体刊登,请大家来评选。

  吴筑星(省文史馆馆员):建议通过投票评奖,评选出读者心目中的不能忘记的人,鼓励大家来读文章。文史研究是两部分的工作,第一是关门研究,第二是将研究成果推向社会,让大众了解。但是大家常常忽视这一点,因此联合媒体共同来做这一活动,很有意义。

  写谁?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人物可分成三类:第一类,重点人物,推介数十个,让大众评选。第二类,有一席之地、一得之见的人物。第三类,凡人写凡人,身边的好人。可用栏目的形式,广泛征稿,发动大家来写。前两类,省文史馆来组织写作,要写贵州人看过后长志气的人。后一类通过媒体面向大众征稿。写法上要生动活泼,具有可读性和感染力。

  戴冰(省文史馆特聘研究员、省作协副主席、贵阳市作协主席):“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如何体现?怎样构建地方文化谱系?这个历史怎样传播出去?我想分成两个层面来考虑:贵州不能忘记的人,作为一个高端的展示,拍成一个系列的电视专题片,也可做一个多集电视专题片。以此作为契机,将贵州不能忘记的人做一个影像的记录。影像的记录非常重要,比较容易为普通的大众接受,也利于传承。还可以选择一批人,撷取每一个人身世中特别有意思的故事,请贵州的画家做一个造型设计,以动漫的形式传播到大众特别是青少年中去。此外,综合媒体,网络、报纸、手机平台做一个专栏《不能忘记的贵州人》,用约稿征文的方式,发动大众参与。

  张幼琪(金黔在线总编辑):文史界专家学者对贵州历史的研究发现有独到之处,这是此次“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活动开展的基础。将已有的成果进行梳理、提升,将未知的领域启封,在2013年这个特定的时间节点,用现代的、立体的传播方式,将600年的贵州历史提炼出具有时代价值、现实意义的新作品,是贵州人认识自己,外界认识贵州人的一个精彩过程。活动要有一个完整的构想,应该是贯穿今年整个年度的活动。作为网络媒体,我们会积极支持和参与。

  李卫红(贵州日报文艺部主任):写贵州不能忘怀的人不能离开两个坐标轴,一是历史纵坐标,不要漏掉重要的历史节点,不能有太多的穿靴戴帽,要从现代角度入手诠释和深刻解读。一是横坐标——贵州时代的横截面,贵州人物与外界的关联度,关切面,要从地域以内向地域以外进行深加工,要在众多历史人物中选择重要节点人物鲜活呈现。不要单一,要将大众纳入。将人的鲜活做出来,细节、情节、故事生动展现,此人物系统工程作好了,可以作为贵州文化外宣品牌推出去,作为外地人了解贵州的一扇窗口。

  一些凡人身上也可体现出一种难得的精神,这也是贵州精神的写照。着眼凡人凡事,要发动社会力量,以人人参与的活动方式来写作凡人文章。

  带着感情写活每个人物

  谭佛佑(省文史馆馆员):如能借此机会将零散的研究统一在一起,是很有意义的一次创意活动。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人怎么写?建议写出来的文章要有可读性,摆脱过去传记体模式。确定人物时,人物要有价值的创造和感人的事迹;必须摆脱“穿靴戴帽”的思路。

  林建曾(省文史馆馆员、贵州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写贵州不能忘记的人,要带着感情来写,要跳出正史的框架。从时限上考虑,应该写历史关键时期,对贵州发展起重要作用的人物,通过人物来反映历史的发展。从地域上考虑,以贵州历史文化中心地区为主,兼顾各个地方、各个民族,反映对本民族的历史经济政治有促进作用或促进民族融合发展的人物。落籍贵州,客籍贵州的人物,都应该写。要突破原先的标准,不光是历史发展中的精英,还有在某一方面有影响的人。

  谌宏微(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我想以“贵州不能忘记的人”为主题,编一本能够代表贵州精英精神的书。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贵州画卷·历史人物卷》,是以美术家的视觉艺术和文史专家的研究成果合二为一进行创作的集子,伴随“贵州不能忘记的人”活动的进行,我想应该有这样一本好集子。

  顾久(省文史馆馆长、省文联主席):贵州600年是一件不能忘记的事。在600年纪念之际,我们怎样来保存贵州600年的记忆?省文史馆已经在筹备《贵州画卷·历史人物卷》的出版,是以绘画作为记忆,来纪念贵州600年。现在要以多种方式作为记忆载体,来纪念贵州600年,纪念600年来不能忘记的人物。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记忆和回忆,也是寻找从我们心底里长出的贵州精神。写谁?精英也写,凡人也写,凡人身上也可体现出难得的精神,这也是贵州精神的构成。如何通过网络的、媒体的、电视的手段,传递鲜活的贵州人的精气神,是我们这次活动成功的关键所在。

  张赐安(贵州科学院科学摄影师):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开始拍摄老贵阳,开始关注老贵阳。在这个过程中,我采访了民国时期的100位老贵阳人,做成“口述的历史”影像资料。从2009年开始,我又采访了经历抗战时期的40多位贵阳人。我计划下一步还将采访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贵阳老人,70年代至90年代的贵阳老人。在此过程中,我感到我们不能忘记贵阳的历史,这其中的文化内涵,如何通过现代传播方式、科技手段传承下去,让青少年更容易认知、接受我们的历史文化,是我们必须思考和实践的课题。建议此次活动更多的考虑人物的口述史,用影像的形式来表现。

  明初建省以来的600年,是贵州开始加快社会经济发展的时期。举办这次活动的目的就是:回顾和总结贵州建省以来走过的历史道路,深化省情认识,以史为鉴,服务于西部大开发和我省的经济文化建设。一句话:研究历史,观照现实,放眼未来。

  编辑手记

  “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那些人”主题活动像一幅妙曼画卷,在人们的视野里正徐徐展开。文化活动即是文化行动。纵观历史,人们发现正是那些具有家国情怀的有识之士的点滴积累,才使得贵州文化呈现出壮观画卷,贵州的文化积淀,才得以在短短的600年中日渐纯粹、厚重。因为对贵州文化有着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贵州人对这片故土的执著认真之态才如此挺然,相互的携手才如此紧密。

  一个民族得以传承绵延的精神血脉,核心是文化。文化是孕育民族气质品格的精神基因,是塑造人与社会形象的灵魂建筑师;文化的变化,导致民族与世界的重大变化。而民族的凝聚力和创造力,源于文化语境的持续构建和持续推动。这个过程当中,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决定了文化的能量注入,文化能否树大根深,乃文化之力所影响。历史的文化发展成果,塑造着民族的民族精神、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审美标准、科学素养。民族的文化积淀越为深厚,文化精神就越先进,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源泉就越丰富。

  今天的文化行动,就是明天的文化风景;今天的文化追随,就是明天的文化厚度。在绚丽的文化景象里,如何展现一个时代的精彩之处,如何牵引贵州人的行走视线,如何深刻地影响贵州人的精神生活,这是每个贵州文化人必须面对的新课题。当下正在进行的“贵州建省600年系列活动”,实际上就是探索这个课题的一种创新方式。历史证明,只有不断的创新,文化才能从发展走向繁荣,从而形成强大的力量推动社会不断进步。文化制造出来的旋律,实际上已成一种鼓动的号角,激励贵州人义无返顾地建设美丽家园。“美丽贵州”是一种形象的美丽,它包括经济基础的奠定和夯打,也包括文化形态的修整和凝固,离开任何一个元素,美丽是不完整的。所谓形象,是外在与内在的结合。山水与风情的诱惑之所以能打动人们的内心,是因为它的美已把外在与内在融在了一起,因此它不是风沙流云,也不是海市蜃楼,而是具体实在的一种魅力。美丽来自魅力,魅力来自人,而“600年贵州不能忘记的那些人”,因了魅力,使得贵州的人文风景充满暖意和活力。

  ——陆青剑

作者: 本报记者 周静  编辑: 李茂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